Works

Undeniable.jpg

《Undeniable》
- for Percussion Solo and Computer Music

演出、動作編排 / 錢莉格
作曲、電子音樂 / 卓綺柔

我愛我的家人,但我也恨他們。
身為家庭的一份子,我們被迫去面對、承擔許多赤裸的真相與責任,從來沒有人問我們是否願意,些微的反抗被視為不肖的行為,於是我們麻木地維持「家」的存在,直到我們有能力適應它。

「雖然無法逃避,但我們可以選擇面對的態度。」

《天游 Tian You》- for Horn and Piano

visualization.jpg

《Visualization》
- for Vibraphone, Sensors and Mapping

這件作品是由鐵琴、蜂鳴片與投影構成的現場表演,概念是利用樂器的聲音、震動控制影像與聲音呈現,並融合了樂器本身的音色與電子聲響,創造多層次的聲光效果,豐富觀眾的感官體驗。

透過感應器接收琴鍵震動的訊息,再送到電腦中使用MAX接收訊號再輸入Resolume Arena控制影像的即時呈現,讓聲音擁有顏色、形狀與生命感,音色的部分,除了鐵琴原本的聲音外,更在程式中加入了不同的效果器或音效干擾、變形樂器本身的音色,讓聲響變化充滿更多變化性與偶發性,也讓樂器演出多了更多的可能。

《刑天 Shin Tian》- for Orchestra

陶淵明詩云:「刑天舞干戚,猛志固常在。」刑天的英勇與悲劇性,在神話上留下了深刻的一筆,而我也被他那堅韌、悲壯的情懷觸動,而有創作此曲的契機。全曲分為五個段落,分別是引子、上古、刑天、大戰及舞干戚。講述的是上古神話中,刑天為報炎帝蚩尤之仇,憤而與黃帝大戰但最後慘敗的始末。

曲中大量的試用了厚重的音響,不僅代表洪荒時期的景象,也代表刑天巨大堅實的姿態。接續不斷的突弱漸強的音型,則像是拖著沉重的武器,穩重而有力地行走。和聲上由四度、五度構成基底,再以增減、七度音程銜接兩者,構築出整首樂曲的統一色調,並以中心音的手法帶動音樂走向,讓所有絮亂暴虐的情緒順著音樂貫穿全曲。

《情蠱 Insanity of Love》
- for Percussion Solo

傳說將情蠱下在心儀之人身上,可使其對自己忠貞不渝……

愛情的美好總是使人前撲後繼,但真正深陷其中,才開始面對各種猜忌、懷疑、及害怕被背叛。使出渾身解數想綁住愛人的結果,是真愛?還是在消逝之前最後的瘋狂?

這首曲子以描述下蠱女子的心情為主軸,並結合音樂劇場的 元素,譜出一段慾望交織的淒美愛情故事。

曲中使用許多中國打擊樂器來表現地方色彩,也用上大量口白及哼歌的旋律來推動故事發展,其中也引用了雲南民謠「小河淌水」來表現華人女子細膩內斂的情思。

《漫漫走 Keep Walking》
- Installation Art

藝術家 / 謝宛庭、薛如婷、卓綺柔

小綠人路燈遍佈台灣大街小巷,交通大使的形象深植人心,把原本路燈上單調的平面小綠人動畫立體化,呈現活跳跳的3D小綠人,讓隨處可見的公共設施,進而成為有生命似的公共 藝術,將小綠人的符號性帶入作品之中,期望透過全民共有的生活經驗,帶給大家親切又新鮮的感受。

more info :
https://www.wan-ting-hsieh.com/keep-walking

《島國少年 The Teen of island》
- for Four Voices

《記憶暫留 MOMENT》
- Mixed Media performance

藝術家:卓綺柔、梁以歆、羅宇君 
媒材 / 技術:水墨、身體、ableton live、miniAudicle

記憶是構成我們情感與性格的一部分。 它是如此神奇而恆,生命中所有曾經歷過的時刻,在隨著時光洗刷而逐漸遺忘的 同時,其實仍深深地刻畫在我們記憶深處,只需要一把連結著回憶的鑰匙,也許是一段聲音、也許是一種味覺、場景、或 氣味, 就能讓人在一瞬間彷彿回到過去,重新翻起那一段     曾經忘卻的片刻。 

而這一段段偶爾閃現的,剎那而深刻的記憶碎片、以及與它們緊密相連的那把鑰匙,是我們感興趣的部分。

《Dreamland》- for Orchestra

故事建立在一個虛構的世界上。

想用音樂來敘述一個遼闊的世界觀,有遼闊的原野、綿延的山脈、茂盛的森林及各式各樣奇幻的生物。前奏如旁白的敘事,隨著電影般的運鏡慢慢拉近鏡頭,帶觀眾進入這段旅程。

《Segment - 日常切片》
- for Wind Quintet and 2 Double Basses

這四個樂章是我 2016 上半年重要日常事件的寫照。

Mov.1 管弦樂法報告 

Mov.2 天香樓

Mov.3 [       ]

Mov.4 未來會一直來一直來
 

《Key Poem - 寂寞》
- for Harp and Computer Music

這首曲子使用了許多素材轉換的手法: 先有了周夢蝶的詩,   再有了鍵盤的聲音,最後融入在豎琴的音色裡。 我在 miniAudicle 中寫了一段程式, 讓電腦鍵盤在打字時不再只有喀啦喀啦的聲音, 而是能跟樂器一樣發出有音高的聲音。

先有了豎琴的旋律以及「寂寞」的動機, 再在鍵盤上思考聲音的排列以及音效的設計。由於詩是由中文構成,所以選用注音輸入法來構思演奏的聲音, 並配合詩的意境,去揣摩詩人想傳達、亦或自己所理解的感受。 電腦打出的片段詩句,
在樂曲中像是旁白的角色,輔助豎琴帶動音樂的走向, 時而互相配合,時而彼此競逐, 交錯出一首寂寞的詩。

《Long Time Ago》- for String Quartet

「很久很久以前......」─── 所有的故事都是這樣開始的。

主角必定得離開他的舒適圈,展開他的旅程。 一路上某人的叮嚀不斷出現在耳際,提醒他不要迷失自己。 但主角總會遇見美麗的誘惑、充滿危險的地區、濃霧瀰漫的森林、 致命的危險、心懷不軌的人 ... 雖然路途中有這麼多障礙,但主角最終會找到指引自己的希望之光, 並達成他的目標。

那麼,結局會怎麼樣呢?
「這就是另一段故事的開始了。」旁白道。

於是,故事就是這樣開始的。
「很久很久以前 ......」

《賣火柴小女孩 Little Match Girl》
- for Vibraphone solo

童話給人的想像總是美好的、充滿幻想的
但如果故事中的情節,是發生在現實
主角當下內心的情緒,還會是像我們在故事中讀到的那樣嗎?

本曲以小女孩的角度,來重新詮釋這個故事
演奏者以獨角戲的形式出演小女孩的角色
藉由情緒、台詞與動作,來表現女孩遭逢不幸時
內心情緒的轉變,與孤獨無助的心情

童話永遠是美好的
但其現實的一面,卻值得我們反覆思考

《Fantasy》- for Piano Trio

一場畫面的幻想。
三個樂章,嘗試反思自己的生活。

分別表達三種狀態:詼諧,弔詭,幽默。
三個樂章分別為Ternary form, Through compose 及 Rondo,整首曲子大量使用五度音程和聲,及平動技巧,希望營造出融合中國特色的音響.

《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》- for Four Voices

詩詞取自於美國詩人Dylan Thomas.
希望人們不要輕易地屈服於命運。

以較沉重的步伐聲做為開端,並運用世界音樂的風格來表現滄桑及永不屈服的意志。

第一段由沉穩的小調帶向一絲絲光明的大調,由迷茫到肯定,接續第二段在大調繼續發展,到了後半部分漸趨柔和,表達歌詞中哀傷之情,在第三段則以更肯定的語氣回到主題,並在怒吼聲中壯闊地結束。

《Montage》- for Violin and Piano

蒙太奇,電影中經常使用的剪接手法, 給人帶來一種怪異的、刻意造成的拼貼敘事風格。

此曲便是採用了「Montage」的做法, 在奏鳴曲式中,刻意地強調突然出現的句子 ㄧ「插入句」 並用這種方式營造出突然變化的感覺。

小提琴與鋼琴各自擁有部分的主旋律, 有時互相呼應、有時互相競逐, 一開始出現的「插入句」輪廓非常鮮明,使人容易分辨。 但隨著主要部分與插入部分同時往結尾的部分不斷發展, 它的出現越來越不規則, 充滿著不確定性與偶發的感覺; 這種衝突感拉扯著各個動機不斷發展, 最終匯流在一起結束全曲。

《The Ball》
- for Vibraphone and Interactive Image

一開始飄緲的氣氛代表人的意識 ,如夢境般的感覺牽引著觀眾走入白光,殊不知下一刻卻突然掉入現實,藉由感測演奏者雙手的重力加速度,來與房間中看不見的球互動。

接著,音樂進入第二段,描述著原本擁有個人意識的球,在掉進群體之後迷失自我的狀態,在茫茫人海中,我們是否也曾經這樣迷茫?於是在下一段,我們墜落,在尋找的過程中,也許我們會感到絕望、沒有真實感,但我們需要遵循我們潛意識中的那道白光,引領我們回到現實。

最後,再一次地投向世界,在經過自我意義的追尋後,就算是在這樣紛擾的世界裡,我們也能堅定地往前,而不會被干擾,最後我們依舊會回到我們的小空間,找到屬於自己的角落。

SUNDAY

《SUNDAY》 - for Two Pianos

在晨光中繼續賴床,又是星期天。
所以一往如常地無視鬧鐘,但夢與現實是有銜接性的,找鬧鐘的片段銜接到了日常。
驚醒!
日常撲面而來因此感到恐慌,既想要好好的休息一天,卻又為了下一星期的事物焦頭爛額,處於一種矛盾的心理。
理性與本我的衝突,到底誰才是最後的贏家?
sunday既是一個禮拜的初始也是終端,它在星期中扮演的角色,猶如不死鳥之於灰燼。